首页  »  明星名人  »  与主播做爱—-春媚
与主播做爱—-春媚

春媚是鸡煲TV众多美女记者之一,入行以来因勤奋好学,又长得娇艳,故深得高层青睐,不但工作量增加,地位亦随之扶摇直上。

春媚一直都是阿文的飞机女神,他是新闻部的司机,千方百讦希望可以同春媚扑一镬劲,这次,终于比佢遇到机会。原因是颱风袭港,春媚被派往上水地区採访水浸情况,负责接送春媚的司机正是阿文。

春媚终于完成了採访,準备返回电视台,虽然身穿了雨衣,但大雨加上风势令春媚里面的恤衫都湿透。但唯一交通工具—汽车死火了。他俩机缘巧合被迫同处一室,屋外下起倾盆大雨,春媚已经向外求救,但也非一时3刻到达,反而阿文对脱下了雨衣的春媚另有所图。

隆隆响雷轰得比大砲还惊人,一道道闪电划破黑暗天空,加上大风,春媚花容失色,几度忘形拥抱住阿文。二人衣衫尽湿,又被困斗室之中,肌肤相接,春媚身上的香水味,加上一丁点汗水,胴体上阵阵肉香扑鼻,即时令阿文慾火高涨,忍不住把春媚强拥入怀里,更用炙热的唇封往她小嘴。

春媚俏脸火红,却欲拒还迎的象徵式反抗,并且开始细细的喘息起来,洁白的牙齿咬着下唇,快咬出血来。

阿文眼见春媚未有作出太大反抗,隔住一层湿湿薄薄衬衣,开始搓揉起来,并将嘴唇贴在她的颈上,亲吻着她,春媚浑身一震,闭上了双目,「唔唔,唔唔,哎呀」呻吟之声销魂之极。

春媚侧倒在阿文的怀里,阿文亦未有想过会这样顺利,右手解开她的上衣,顺利的滑进里面,握着她结实饱满的乳房,来回地搓揉着,佢发现春媚对波原来都不细,并不时捏捏她的乳头,感觉是又软又滑,春媚浑身瘫软,乳房原本是软绵绵的,也渐渐发涨变硬,儘管她从心底感到害羞,但是生理机能上的变化是她无法控制的。

不知不觉间,春媚的上衣已经被彻底脱下,面对自己那高耸挺拔双乳,女记者甜美的面庞上满是掩饰不去的羞意,那柔弱无助的神情更激起人摧残的性慾。阿文的手不停在春媚的双峰上又搓又捏,有时用力去捏那两粒粉红的乳头,两粒敏感的尖峰比反複刺激,感受到一种说不出的舒服,阵阵的快感涌上心头,几乎完全忘了自己已经有男朋友的了。

春媚的娇躯瘫软在地上,一条腿慢慢地张开,阿文的右手慢慢放开了她的乳房,往下移向小腹,在柔软平坦的小腹上抚弄了一阵子后,再一寸寸往下探去,解开了她的腰带,拉下她的长裤。

『别…不要…嗯…啊…不要…』

春媚先是紧张地拉紧裤子,害羞地说,但睁开的一双明媚凤眼看到阿文含情默默的目光,不由心中一震,她的声音愈来愈细,可是,阿文却已趁此机会吻住了她。

她紧闭着双唇抗拒,头左右地摇晃着,而阿文却在她顾上顾不了下时扯下了春媚的裤子,一双白嫩诱人的大腿赫然呈露出来,阿文喘着气,手掌按在新闻之花的私处,手心的热力让春媚全身都轻轻颤抖起来,当春媚的这里也已被人恣意玩弄时,她已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,胴体慢慢安静下来。

阿文趁机用舌头把她的雪白贝齿顶开,她的双唇和舌头也告失守,阿文顺势将舌头伸进她嘴里。

『嗯…嗯…嗯…唔…唔…嗯…』

春媚被阿文的爱抚攻陷了,任由舌头在她的口中翻搅,甚至不自主的吸吮阿文伸过去的舌头。

二人猛烈的吻着,阿文一手搓着她的乳房,一手在她散发着热气香气的阴户搔弄着,引得春媚诱人修长的一双美腿绞来绞去,使劲的夹着阿文的手,仿佛是不让阿文的手深入,又似乎在催促他进去,淫水一直不断的流出来,湿了阴毛,也弄湿了阿文的手指。

春媚的胴体果然迷人。阿文放开气喘的春媚,坐起身撑开她那双嫩白的大腿,盯视她阴毛下的私处,像成熟的水蜜桃一样。

春媚微微睁开俏目,看阿文盯着她的神秘之处,那里除了男朋友外从来没有任何男人这样大胆仔细地看过,一阵热气涌上了她的脸,她又紧紧闭上了双眼,仿佛这样可以使自已忘记眼前的羞态。

可是挺直的长腿却暴露了她内心的慾念,此刻正羞耻地夹在一起,不住地呻吟着,细嫩的腿肉突突直跳。

阿文突然再度将嘴吻在春媚的樱唇,手上更是毫不停歇的在她胴体上到处游走,她从晕眩中听耳边轻声的说:「春媚,舒服吗?」说完又将耳珠含在口中轻轻的舔舐着,正沉醉在慾海中的春媚,仿彿整个灵魂理智全被抽离,纵使自己的男朋友都未有如此高超的挑逗技巧,微睁着一双媚眼,含羞看了阿文一眼,娇柔的嗯了一声,伸出玉臂,勾住了阿文的脖子,静静的享受着他的爱抚,仿彿是她的情人一般。

那双不规矩的手继续在春媚的身上到处游走,同时凑到她的耳边轻声挑逗的说:「春媚,你男朋友有冇咁样搞过你呀?如果觉得舒服,就叫出来啦,有什幺好害羞?妳只要放鬆自己就可以了。」话一说完,又将手伸到她小穴处就是一阵轻抽慢送。

此刻的春媚,在历经这调情高手的长时间的挑逗之下,早就慾火焚身,阿文再度将春媚一把搂了过来,轻轻的吻去,一手在她的背脊轻轻的抚摸。

又一阵绵密的轻吻,同时,阿文拉着她的玉手,让她握住自己的肉棒,只觉一只柔软如绵的玉手握在自己的肉棒上,一阵温暖滑润的触感刺激得肉棒一阵的跳动,真有说不出的舒服,不由得再度把手插进了春媚的肉洞内轻轻的抽送起来。

春媚没把手拿开,但觉握在手中的肉棒一阵一阵的跳动着,不禁心中一阵慌乱,只得开始在阿文的肉棒上缓缓的套弄起来,那笨拙的动作令阿文更加兴奋,口上手上的动作也更加狂乱起来。

此刻的春媚,头髮披肩,俏脸泛红,全身赤裸,淫态诱人,阿文已经再也忍不住了,握住自己暴涨起来的肉棒,对準仰卧在地上的女记者的阴道,先掀开阴唇,再缓缓插入。粗大坚硬的肉棒顺着湿热的肉洞打进去,顺利地一插到底。

春媚感到自己湿热的小穴里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,一种难以形容的充实感令她立刻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,雪白玲珑的胴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。

她的雪臀要往后缩,阿文的双手立刻抱住了她的屁股,使她无法逃脱,接着就是一阵紧似一阵地在她温暖紧密的肉洞里重重地抽插起来﹗

阿文天啊,感到小春媚紧紧的包裹住了自己的肉棒,加上她突然地挣扎,更加深了酥麻的快感,阿文死命地抱住春媚,她竭力挣扎摇摆着的饱满浑圆的雪臀。

在阿文高超性技的姦淫下,端庄妩媚的春媚几乎是毫无反抗地任凭他享受着。

此时娇嫩的春媚那堪阿文如此高明的挑情手段,只见她背脊一挺,两手死命的抓阿文,娇嗲叫道:「啊……好舒服……要出啦……啊……」

阴道蜜汁再度泉涌而出,在一阵激烈的抖颤后,整个人瘫软了下来,小嘴吐出阵阵香喷喷的喘息声……

眼见春媚已到达性高潮,全身无力的瘫在地上,心想:「平常冷豔严肃的新闻之花,终于可以比我扑到了,哈哈!」

看到春媚整个人无力的躺卧在地上,不时发出的微微抽搐,一头如云的秀髮披散在地上,由坚挺的乳房到浑圆的屁股以至修长的美腿,形成绝美的曲线,再加上肌肤上遍布的细小汗珠,这幅美人图,看得阿文口燥唇乾,一面继续缓缓地抽插她湿透的小穴,一面在她的耳边、轻柔的吸吻着颈处,两手在春媚的乳房上缓缓的揉搓,正沉醉在高潮余韵中的措媚,嘴角含春,不自觉的轻嗯了一声,带着满足的笑容,静静的享受阿文的爱抚。

阿文开始锡遍春媚全身,顺着吻她颈项,一寸寸的往下移,逐步的舐去小腹和大腿内侧上的汗珠,经过结实柔嫩修长的玉腿,慢慢的吻到了春媚那柔美饱满的脚掌处,闻着纤足传来的阵阵幽香,阿文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,朝她的脚掌心轻轻的舐了一下,平素怕痒的春媚,正沉醉在高潮之中,全身肌肤敏感异常,被刚刚那阵突然而来的舔舐挑逗得全身抖颤不已,整个人一阵急遽的抽搐抖动,口中呵呵急喘。

见到春媚的反应这般激烈,阿文心中更是兴奋,口中的动作更是毫不停歇,甚至将她的脚趾逐一吸吮舔舐,一手更在她的大小腿内侧四处游走,春媚挡不住如此攻势,仿佛整个道德观念已经飞到九霄云外,只剩下肉体在追求着最原始的慾望……

正埋首在双足狂吻的阿文,再度从她的双脚顺着小腿往上舔吻,慢慢吻到大腿内侧,舔得全身震抖,口中淫声不断,经过长时间的挑情爱抚,春媚终于逐渐陷入淫慾的深渊而不可自拔了。

春媚再也忍不住: 「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阿文不快不急地抽动着肉棒,在她颈上一阵温柔的吸舔,左手抓住坚实柔嫩的胸部轻轻搓揉,右手更伸到胯下小穴,用食指在那粉红色的阴核上轻轻指压。在名文三管齐下的挑逗下,春媚感到从洞内深处传来一股酥痒,不自觉口中一阵无意识的娇吟,阿文将嘴移到春媚的耳边,一口含住小巧玲珑的耳珠,轻轻咬弄舔舐,然后将肉棒缓缓抽出,只留龟头在洞口缓缓转动,随即又顺势一顶,“啪”的一声直达子宫,插得春媚忍不住啊的一声高叫,阿文继续缓缓抽送了起来,不时突然狂抽猛项二三十下,又抽离小穴,直到春媚猛摇屁股,淫声高叫时,阿文猛地深深一顶,插得春媚几乎叫到失声,待三、四十下深深的抽插后,又复回到桃源洞口轻轻挑逗。

春媚经不得起如此高明的手段,不多时,已被阿文插弄得春情勃发,两只手死命的抓着阿文,口中呻吟狂叫: 「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又来了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嗯……啊……」

只见春媚臀部高耸,玉体轻摇,口中淫声不断,同时阿文正挺着一根青筋暴涨,粗壮的丑恶肉棒,在小春媚里不停的抽送,口中不自觉的传出一连串令人销魂蚀骨的呻吟……

阿文换了另一个的姿势,先起身坐在地上,顺手拉起春媚让她坐在自己的胯上,分开她修长的美腿,坐在肉棒上,重新连成了一体。阿文向上撞击,双手环抱着春媚丰盈浑圆的屁股,她害怕向后跌倒,不得不主动伸出双臂环抱住阿文的脖子,摇摆着纤腰,用她美妙的肉体满足着彼此的性慾,嘴唇半闭,媚眼如丝,发出淫蕩的呼吸声。

她一双雪白的大腿张成M字型,看来极为性感诱人。就这样,春媚被阿文干得终于难以抑制地自喉间发出了甜美的呻吟声。

『啊…不要啊…好辛苦呀,我…唔唔…不要啊…又要出啦…啊…』

『求求你,轻一点,我受不了了。啊…啊…,轻一点,不要…啊…不…要…啦…呜…呜…求你轻一点吧…』

正挥舞着大肉棒,穿梭在春媚奋战不懈的阿文,耳中传来这位女记者阵阵的淫叫声,兴奋得胯下阳具暴涨,两手紧抓着她的腰,恨不得将其插穿,开始一连串的猛抽急送,只听一阵啪啪急响,登时插得春媚混身抽搐,口中淫声不断,阴道嫩肉一阵强力收缩,紧紧箍住肉茎,一道热流洒在龟头上,一股说不出的快感直沖脑海。

再度高潮的春媚瘫趴在阿文身上,男人心中有着无限的骄傲,翻过春媚的娇躯仰卧在地上,分开她双腿,用手扶住肉棒对準那淫水淋淋的穴口,再度将肉棒给塞了进去,两手抱住春媚修长的美腿,开始缓缓顶送。

全身无力的春媚忽觉下体再度受到袭击,急忙全力抵抗进逼,樱口一张,就待开口反对,却被阿文顺势用她的内裤塞住,再也说不出话来,只急得鼻中哼哼急喘,阿文顺势深深一顶,将龟头顶住子宫,一股强烈的酥麻感刺杀着春媚的神经,她再度无力的瘫痪在地上,阿文肆意的将巨物没顶而入,只剩春媚口中无意识的阵阵「呜呜」的呻吟声。

在小穴深处不停的抽插磨转,一阵阵酥麻快感,不停的打击着春媚的神智,渐渐的,由肉棒抽插处传来一股奇特的酥麻感,令春媚心慌不觉开口:「啊……怎幺会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射到里面去……」

阿文将粗硬的肉棒顶着秘洞深处,用两手捧着春媚的美臀缓缓转动,只觉肉棒前端被一块柔软的嫩肉紧紧包围吸吮,一股说不出的快感袭上心头,耳中传来春媚如歌似泣的娇吟及急喘声,压抑良久的阳精有如山洪决堤般汹涌而来,就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狂抽猛送,插得春媚全身乱颤,口中不停狂叫:「啊…………好舒服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死了……又要出啦……」

只见春媚双腿一蹬,全身一紧,两手死命的抓着阿文屁股,小穴深处一道炽热的阴精狂涌而出,浇得阿文胯下肉棒一阵急抖,任凭他如何功力高深,胯下肉棒在阴道嫩肉的挤压吸吮之下,再也忍不住那股快感,一声狂吼,一股滚烫的精液狂喷而出,幸好阿文及时抽出巨物,精液如缺隄河水般全射在春媚口中。

过了5分钟左右,阿文将阳具在春媚口中抽插几下之后方肯拔出。事后,二人穿回衣服,刚好电视台的救援车来了,二人安然冇样的返回电视台。

>

    网站地图  百度地图  我們不生產AV,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!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于2018-04-19更新.